“把他扔到山裡,一個禮拜後還是活得好好的,像他這樣的人,還真是不多,”在朋友眼中,他就是個奇人。他熟悉野外的生存法則,喝溪水、吃蜈蚣、挖野菜、採野果……,他盡可能地利用一切可用資源,為的就是一個目的“活下去。”他用極限挑戰自己,磨煉意志。
  周末,記者隨著野外求生專家鄭天一道走進紫金山密林,感受荒野求生的獨特“魅力”。
  □金陵晚報記者 張華
  荒野求生·
  周末,雨,紫金山東側一片茂密的林區,記者隨著鄭天走在沒有路的林中,腳下的泥濘,荊棘樹叢,貪婪地吞噬著身體的力量。
  拐了不知多少彎,爬了多少坡,直到耳邊徹底的安靜,只有雨水打在樹葉上發出的“嘀嗒”聲。頭頂散髮著水霧狀的熱氣。
  “到了。”簡短低沉的話語,四年的軍旅生活,鄭天練就了一身過硬的野外生存本領。30多歲的臉上有著一份年輕人少有的堅毅。這片山林他早已熟悉。
  安徽、浙江、江蘇,罕有人至的山林中,都曾有他留下的足跡。一把小刀,一個水壺,在山裡一待就是一個禮拜,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這種挑戰無比瘋狂,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  “一定要先把火點起來,”鄭天告訴記者,不管是燒水、烘烤食物、烤乾衣物、求救……“要想活下去,一定要想辦法取得火種。”
  鄭天找來一截樹枝,將鞋帶綁在兩端,看上去很像一把簡易的弓,一根削尖的木棍捆在鞋帶中間,右手像拉鋸子一般來回,枯樹幹上發出陣陣“咯吱”的聲音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……
  此刻記者終於明白,電視上看似稀鬆平常的鑽木取火,現實中竟然如此不易。經過半小時的努力,鄭天已經汗水淋漓,枯木上終於冒出陣陣淡藍色的煙霧。鄭天告訴記者,鑽木取火是野外求生中一定要掌握的。
  生存篇
  一把小刀一個水壺一個禮拜
  張華
  金陵晚報記者
  鑽木取火非常費時費事。
  荒野求生
  是因敬畏自然
  荒野求生·
  荒野求生·
  荒野求生·
  走在雨後林中,鄭天就像一個獵人,走走停停。“這個洞是刺蝟的窩、這是果子狸的,這條是獐子經常走的路。”在山裡走得多了,難免會和山裡的主人們打打交道。
  鄭天告訴記者,野外生存不是想象中那般浪漫,其中有著太多不為人知的艱苦和危險的不確定因素,外人難以想象。對於鍛煉一個人的意志來說,是一種極好的方式,但一定要在專業人士的指導下才能進行。
  鄭天 做森林獵人走走停停
  山中小溪密佈,水源好像不是最迫切的問題。
  “這些看似清澈的小溪,不一定真正的安全,水裡的蟲卵和細菌肉眼無法可見,容易造成腹瀉、發燒等癥狀,最好燒開再喝。”在一株不高的植物前,鄭天小心地捲起葉子,水珠瞬間便彙集到一起,“滴落在樹葉上的雨水,相對比較安全。”他小口地抿著葉片上的水珠。
  雨後的溫潤,給林中的蘑菇提供了良好的生存條件。鄭天表示,蘑菇基本不在自己的食譜中。不少蘑菇都有毒,很難分清它們,冒這樣的風險,非常不理智。
  相比難以下咽的昆蟲,林中的各種野菜、野果算得上是林中美味:地皮菜、野山藥、竹筍、山楂、山核桃、野葡萄……,為了品嘗野果的美味,記者在攀爬山崖時不慎在手上留下兩道深深的血痕。
  “山中的蚯蚓很多,個頭都很大,”為了生存,蚯蚓、蜈蚣、蝎子、蝸牛這些昆蟲都是鄭天補充能量的食物。鄭天還記得癩蛤蟆的美味,“味道真的不錯,”在一次野外生存中,一隻路過的癩蛤蟆成了他的晚餐,那香味和爽滑的口感,現在還是他記憶中難得的美味。
  “一定要用火烤乾後才能吃,”鄭天表示,在紫金山裡,蜈蚣、蝎子、蝸牛等昆蟲很多,有些昆蟲都帶有毒性,沒有受過求生訓練的市民,一定不能盲目模仿。
  汗水浸濕衣物失去了熱量,緊貼在身上,碰到身上還帶著一陣陣的涼意。裸露在外的脖子也經常受到雨水的騷擾,一切都不如平時想象中那麼浪漫。記者蹲在草叢中,看著鄭天在周圍尋找合適宿營的地點。
  “可以搭棚子睡覺,”鄭天找來四五根手指粗細的枝幹,很快便在地上搭起了一個類似與塑料大棚形狀的窩棚,“頂上先用大葉子覆蓋,上面再蓋上小葉子,”沒一會工夫,一個擋雨的小棚子便出現在記者眼前。
  “進來試試看。”鄭天趴在地上,三兩下就鑽進棚子里。蹲在這個“簡陋”無比的小棚子里,記者終於有了一絲溫暖與安全感。
  “這個棚子不能防動物,只能作為暫時的庇護所。”鄭天表示,“乾燥的岩洞,粗壯的樹杈上都是不錯的選擇,這處就比較好。”鄭天所指的好去處,在一處山崖下,記者發現,這裡僅容一人側身躺下的土洞。很難想象,夜晚一個人睡在土洞里的感覺。
  人物篇
  宿營篇
  覓食篇
  窩棚土洞便是簡陋營地
  有野果有昆蟲也有危險
  牙齒正在噴出毒液的蜈蚣。
  窩在溫暖的被褥里,困意漸濃,山崖下那僅容一人棲身的小土洞,一直清晰的在腦海中,揮之不去。縮縮脖子,仿佛還能感受到雨水滴下的寒意。手上傷口殘留的血痕,告訴我,這都是真實的。
  一切不像當初想象的那樣,當在密林中迷失方向,當體力透支,意志到了忍耐的極限……,這才知道,面對困境,自詡為“硬漢”的他,竟然如初生的嬰兒般的柔弱不堪。或許只有這時,才能真的瞭解自己。
  “敬畏自然,”這句在電視中聽了無數遍的四個字,直到今天,才有了切身的詮釋。面對自然,獨立的個體是那麼的脆弱。
  “身處荒野,我經常望著滿天星空,思索人生的意義,”耳邊依稀還能記得鄭天所說,“當一切回歸原點,城市裡的人們,是否還能記得,大自然一直默默給予的饋贈。”
  荒野求生,究竟為了什麼?或許只是一種體驗,是一種磨練,或許更多的是尋找一面能真正看清自己的鏡子,看清自己、認識自己,鼓起鬥志和勇氣,在極限中,獲得一份面對生活的堅守和決心。
  “在鄭天的圈子裡,真正的極限生存者,為數不多,他們大多如鄭天一樣,沉穩、低調,更多的時候,喜歡獨來獨往。這是非常小眾的群體,零星的散落在城市中,過著和常人一樣的生活,你很難看出他們有什麼與眾不同。”正如武俠電影中的高手,隱於城市之中。或許只有身處絕境,才能領略到他們的驚鴻一瞥的“絕世武功。”
  ▲寬大的樹葉上落滿了雨水,這是比較安全的水源。
  本組攝影 金陵晚報記者 張華 攝  (原標題:走進紫金山密林 親歷荒野求生)
創作者介紹

Juicy

hl24hlwb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